中国政府的总资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倍,可以承担负债总额

近年来,中国的债务问题一直是关注的焦点。中国的整体宏观调控速度较高,上涨速度是不争的事实,但从国际比较或中国国情来看,要确定一个国家的债务问题,都要看发展阶段和制度体系,经济结构。对于中国来说,近年来,债务和杠杆上升的背景是城镇化进程不断进步。

十八大以来,中国城镇化取得了显着成绩。城镇人口从1978年的17.9%上升到2016年的57.35%,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9%上升到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城镇数量。五年来,城镇化进程平均提高了1.2个百分点,超过8000万人口成为城镇居民。

现有研究表明,工业革命以来的发展中国家,欧洲和美国的城市化与经济增长并存。有研究表明,城镇化率与人均GDP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5。以地理空间人口和产业集聚为特征的城市化进程,有利于扩大内需,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增加就业机会,提高员工素质,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

但与城镇化相对应,债务比率(债务总额/ GDP)正在迅速上升。国际清算银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最新数据显示,中国2008年以来的总体债务利率从142%迅速上升至2016年底的257%,但略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而欧元区则为美联王国,美国大概是

从国际经验来看,在国家经济快速发展和城镇化进程中,债务水平通常是扩张的趋势。首先,城镇化,交通,医疗,教育等基础性公共服务水平的不断提高。公众对服务业和服务业的需求将给金融带来更大的压力,这些财政支出是僵化的。二是在企业扩张阶段,资金需求量巨大,特别是在中国间接融资方面,债务融资是企业的重要选择。最后,经济发展水平,消费观念先进,科技进步等因素,将会促进消费信贷规模的不断扩大。

城镇化并不意味着债务水平持续上升。 1983年至2012年期间共有124个国家进行了研究数据分析发现,城市化与金融杠杆之间存在显着的“U”型关系,即随着城镇化率的上升,金融杠杆将首先上升然后下降,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具体来说,当城镇化率达到56%至63%时,私营部门信贷/ GDP可能有拐点;当城市化率达到60%至63%时,整体负债率可能是拐点。根据中国过去五年城镇化进程的平均年增长率,预计中国的财务杠杆水平有可能从2019年到2021年进入拐点。

分行业中国企业占GDP的比重较高。但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G30国际银行研讨会上所说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地方政府通过各种融资平台借款形成更多的债务,这在统计上反映为企业债务,会导致过高估计的企业债务。如果这部分统计的政府债务,企业部门的债务将大幅度减少,政府债务相应增加,这种债务结构更加平衡。所以看中国的杠杆不仅取决于国有企业和其他企业债务和银行信贷问题,还要注意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并促进城镇化进程。

随着发达国家为社会保障支出借贷,主要用于消费,现金流不同于中国政府债务基金等基础设施和其他类型的公共投资,主要是产生现金流量,可以实现质量资产,当本金和利息支付困难,政府可以出售一些资产。

中国社会科学院税务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政府资产负债表(2017)”显示,即使考虑到社会保障,政府的总资产也可以承担中国政府总资产的总负债资金缺口大空间。 2010年至2015年,中国政府总资产达到1万亿元以上,2015年超过125万亿元,GDP比例达到180%以上;平均而言,中国政府的总资产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8倍,反映了政府资产发展态势的长期稳定。对于商业部门,以“三一一”为重点,作为结构改革供需侧的主要措施,目前业务效率提高,利润增长保持较高水平,杠杆稳定下行趋势。

原创vipquyi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趣赢娱乐 » 中国政府的总资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倍,可以承担负债总额

赞 (0)